女人心事

来源:www.easylifezen.com   发布时间:2020-07-21 07:19:23   浏览次数:5390





卜春玲無聊的打開電腦,就坐在屏幕前面發呆。早晨兒子幾點走的自己全不明白,昨晚忙來半夜,兩點多才從老吳那裡歸到,她連澡全沒洗,就倒在瞭床上眠著瞭。

今天1整天全沒什麼安排,外面大太陽炙烤著,打掉瞭自己出往溜達溜達的念想,望望鐘才十點多,她開始犯愁,這樣無聊的1天該怎麼打發。

她打開QQ,輸進密碼登陸,除瞭在傢裡,她平時很少上QQ,因為她記不住那1長串的號碼——密碼是兒子的生日,倒是好記得多。

摯友裡面沒什麼人,她點瞭下生疏人,望來很多生疏的女性頭像和名字,就明白兒子復偷偷上網瞭。

兒子今年十7歲瞭,身強體壯,喜歡運動,長的人高馬大的,英俊帥氣,很有自己的遺傳,隻是惋惜學習上也遺傳瞭自己的不開竅,磕磕絆絆的往年才上高1。眼望著這個學期就要結束瞭,期末考試不明白復要考成什麼樣子,就這樣還敢趁著自己不在傢的時候偷偷上網,她復開始頭疼。

「咳咳咳!」

耳麥中響起咳嗽聲,有人加自己摯友,她點開望那人的資料,2十8歲,哈爾濱人,猶豫瞭1下,還是點瞭接受。

「你好!」

「你好!幹嗎加我?」

「喜歡你的名字啊!『美麗媽媽』,你1定很美麗!」

對面打字打得很快,卜春玲想著反正沒事兒,就聊聊好瞭。

「還行吧!」

她打字速度也不慢,還用的5筆,之前幹過錄進,有個好底子,她反問:「你那麼小,我就算美麗你也觀賞不瞭的。」

「這有什麼,比你大的我也有共跟語言,何況女人來瞭你這個年齡才是滋味最好的時候,我想我能觀賞。」

「哦。」

「能視頻嗎?」

那邊打過到1個大大地問號。

「我沒視頻。」

卜春玲有點煩,她不喜歡和別人視頻。

「哦,那給你望望我吧!」

這倒是讓她意外,1般全是男人要望女人,他居然在她沒視頻的情況下主動讓她望。她的好奇心1下子被勾瞭起到,想望望這人為啥這麼自信。

「可以呀!」

視頻接通,屏幕上浮現1個俊朗的青年,戴著金絲眼睛,正在打字。

「望來瞭嗎?」

「嗯,望來瞭。」

「帥吧?」

畫面裡的人狡猾的笑瞭,卜春玲不由得1樂,歸道:「帥倒是不帥,挺有文化的望著。」

「啊?你是首先個講我不帥的!」

「呵呵!」

興許這個人算帥,但和兒子比起到,還是差瞭太多,臉型沒兒子的好望,發型也差很多,同自己眼中的帥還有段距離。

「你情願兼職嗎?」

「什麼兼職?」

「嗯……就是你來賓館到陪我,然後我可以給你酬勞。」

卜春玲有點慍怒,這是把自己當什麼瞭?妓女麼?但轉念1想,自己全這麼大歲數瞭,復不是黃花大閨女,假如價錢關適的話,好像也不是不行……

「你能給多少?」

對面的男人1望有門兒,趕快打瞭1行字兒過到:「那就望你的本錢瞭,你給我發個照片吧!」

卜春玲現在的惱怒完都沒有瞭,她對這個她未曉的世界洋溢瞭好奇,原先網絡上還有這種東西。她在自己的照片裡翻瞭1張最含蓄的,發瞭過往。

「哇,姐姐你太性感瞭!」

對面發出瞭驚奇,復問道:「你這是藝術照吧?自己拍瞭留存的?」

卜春玲預料來瞭他的疑問,發出瞭預備好地答案:「我是模特,這是1部分照片。」

「難怪!太美瞭!」

對面像發覺瞭新大陸1樣,鏡頭裡的人迫切的問道:「你下面剃過?」

「不是,天生的。」

「天!原先是白虎!」

「嗯……全講白虎克夫……」

卜春玲有些沉默,復問道:「你怕麼?」

「我不信這些迷信的東西,反而很想試試!」

這讓卜春玲舒瞭口氣,畢竟不是每個人全能這樣想,她復問:「你還沒講能給多少呢!」

「啊……姐姐你多高?」

對面不答反問。

「1米63,1百零1斤。」

卜春玲買1贈1,多歸答瞭他1個沒問的問題。

「喔,身材真好,你到陪我1次,我給你六00 ,要是能陪我過夜,我給你1千5!」

「真的?」

卜春玲有點不信,她心裡思索:「老娘辛勞幹1個月陪人食陪人眠還要拍這個拍那個,才拿四000多點兒,這眠1夜就有1千5瞭?」

「固然,姐姐這麼好的身材,值這個數!」

「過夜可能不行,我晚上要上班,白天可以,或者明天晚上有空。」

晚上約瞭老吳拍剩下的1組照片,還要連夜排好,根本忙不過到。

「我明天早上就要走瞭,這次是到這裡出差的。」

「你不是哈爾濱人?」

卜春玲好奇的問。

「不是。」

得來這個答案,她復想瞭想,和1個外地人,做幾次愛,就能拿來1個月收進的3分之1,她有些猶豫瞭,要不今晚同老吳推瞭?她1轉念,還是舍棄瞭,同老吳好幾年的合系瞭,為瞭1點兒小財得罪他犯不上。

卜春玲無奈的講:「那就沒辦法瞭。」

「你可以現在過到啊!你現在有空嗎?」

「有空倒是有空。」

卜春玲遲疑瞭1下,復講:「但是六00 太少瞭,你給八00吧!」

「八00 多瞭點兒吧?1次就八00 ……」

「誰講八00 就1次瞭?這麼著吧,姐望你也挺順眼的,八00 就讓你隨便折騰,隻要你有那個本事。」

「能口交嗎?」

「沒問題啊!」

卜春玲爽快得很。

「我再加兩百,口爆可以嗎?」

卜春玲不太瞭解這個詞兒:「什麼啼口爆?」

「就是射在你嘴裡。」

她復問:「要吞下往嗎?」

「你講呢?」

「射在嘴裡可以,但我不喜歡食那個東西。」

「……」

對面無語瞭1會兒,隨即講道:「那好吧!就講定瞭,你到尋我吧!在香格裡拉酒店,你打車過到,來瞭告訴我,我下往接你。這是我的電話……」

卜春玲記下瞭電話號碼,復留瞭自己的電話,講瞭再見就合瞭電腦,來洗手間梳洗瞭1番,她平時很少化妝,今天也不打算化,簡樸的處理瞭1下,就出瞭門。

直來坐上出租車,她的心才開始砰砰蹦起到,這是她首先次做這種事兒,講好聞瞭這啼「兼職」,講不好聞這就是賣淫!這個笑貧不笑娼的時代,她不覺得當小姐有啥見不得人,她隻是覺得這種事兒很驚險,1種對法律本能的恐怖困擾著她。

早晨的高峰期已過,路上的車並不多,不1會兒,出租車就上瞭城區高速。

她有些猶豫,想返歸往,但已經上瞭車,她復不想被出租車司機望出什麼不對到。

5月的冰城已經很暖瞭,卜春玲今天穿瞭1件褐色底白色碎花的長裙,腳上1雙褐色的系帶涼鞋,望著清清新爽,渾不似已經3十8歲的中年婦女,倒像是個出到逛街的小媳婦兒。

出租司機借著餘光往返的掃瞭幾眼,試探著問:「大妹子你上那兒幹啥往啊?」

「往那邊辦事。」

「哦——這天兒真暖,才5月份就這麼暖瞭。」

司機沒話尋話。

「是啊!」

卜春玲不太想搭理他,這個人望身材也就4十出頭,卻長瞭1臉褶子,1雙3角眼就沒離開過自己的胸口,望著就不像是好人。

「你是小姐吧?」

司機驟然到瞭1句。

「你講啥?」

卜春玲轉過頭,橫眉立目的瞪著他。

「你這樣的我拉過很多瞭,全是往酒店援交的。」

卜春玲真不明白援交啥意思,但思索著應該同當小姐差不多意思,她本到想大罵1頓,但復心虛,就隻能虛張聲勢的罵1句:「你少他媽同老娘拽詞兒,啥是援交?」

司機望她沒真的氣憤,心裡更有數瞭,就講:「援交就是援助交際的意思,小姑娘來賓館酒店往陪有錢人眠,這就啼援交。」

「往你媽的!你望老娘像小姑娘?還援交!」

要不是隔著防護欄,卜春玲盡對要扇他1個耳光,倒不是多憤慨,而是要表現1下憤慨。

「還真別講,你還真同小姑娘似的,這腰身,這臉蛋兒,這小嘴兒,嘖嘖!」

「光天化日之下就敢耍流氓是吧?不想幹瞭?信不信老娘投訴你?」

卜春玲不慣著他,不依不饒就要打電話。

「別,別,大妹子!大姐!你望我這不就是好奇麼?你別氣憤,我錯瞭,我錯瞭!」

司機趕忙道歉,他還真怕卜春玲1個電話打出往,那就麻煩瞭。

「好好開你的車!」

卜春玲不再理他,靜靜的伸手觸瞭觸臉蛋,心裡偷偷的樂:「自己真的像小姑娘?」

來地方瞭,司機停好車,計價器顯示2十5,卜春玲從錢包裡拿出到1張2十的扔過往,講道:「給你2十得瞭!」

「哎!計價器明明顯示是2十5,加上燃油附加,得2十6呢!」

「少他媽啼呼,給你2十不錯瞭,再他媽得瑟,這2十全沒有!」

卜春玲打開車門就要下車。

「操你媽!不給錢你還有理瞭?」

男人作勢就要下車。

「你媽逼敢得瑟老娘就講你耍流氓,這同前兒就是公安局,不怕死你就下到!」

卜春玲平時沒這麼不說理,這次是趕上瞭,能省5塊是5塊。

「你……」

司機被她氣得講不出話到。

卜春玲下瞭車,狠狠地合上瞭車門,罵道:「快點兒滾!臭得瑟,老娘記著你的車牌號,哪天心情不好就投訴你個王8蛋!」

講完,裊裊娜娜的入瞭酒店,留下那個出租車司機在那裡鬱悶的小聲罵娘……

*****************************************************************

    卜春玲發瞭短信,就在大廳的沙發上坐瞭等他下到。不1會兒,手機響起,她拿起到,還是那個號碼,她剛要接,電話就掛斷瞭,接著1個年青人浮現在自己面前。

「你好,我就是‘孤獨海’。」

面前這個男人個子不高,堪堪略高於穿著高同鞋的自己,卜春玲站起身,笑著講:「你好,你怎麼明白是我?」

「我打瞭電話,是你接的,我才過到的。」

男人搖瞭搖手中的手機,復講:「走吧!我迫不及待要望來你裙子裡的身體瞭!」

卜春玲有些不好意思的問:「你這麼仔細啊?」

「呵呵,不得不防啊!萬1你照片是假的,或者『仙人蹦』什麼的……」

男人講這話,不住的打量著她的臉,註重著她的神情。

「什麼是仙人蹦?」

卜春玲真不懂這個,她的好奇惹到年輕男人的笑聲。

男人笑瞭1會兒,低聲講道:「等會兒給你解釋,咱們快上往吧!」

他在前面引路,兩人入瞭電梯,來瞭十2樓他的房間。

身後的門「咔」的1聲輕輕合上,卜春玲便感覺被1雙手摟住瞭腰。

她把手包放在桌子上,漸漸的歸過身到,輕輕的推開瞭身後的男人:「我……我有些不適應。」

男人笑瞭笑,問道:「你首先次這樣?」

卜春玲有些不好意思:「嗯,首先次……」

「對不起!」

卜春玲拂瞭拂頭發,不好意思的講:「沒,是我的問題,我首先次和剛見面的男人這樣,有……有點緊張。」

「嗯,那……要不要洗個澡?」

「嗯,洗1下吧!」

卜春玲入瞭衛生間,合上瞭門,臉紅紅的靠在門上,感受著砰砰的心蹦。

已經3十8歲的她,對男女之事已經不生疏瞭,但這樣和生疏人首先次見面就發生合系,這是她從到不曾經歷過的。

「假如不是為瞭錢,興許自己不會這麼容易的下決心來這裡到……」

她心裡想著,漸漸的褪往瞭裙子,把涼鞋放在盥洗臺上,衣服疊好放在上面。觸來內衣的扣子時她1陣臉紅,就似乎那個生疏的男人就在旁邊望著1樣,身體不自覺的暖瞭起到。

她猶豫瞭1下,還是解開瞭扣子,露出1對照例關適的雙峰到。她右手的小臂橫在胸前,遮著玉乳的位置,左手輕輕的放下乳罩,不經意的抬頭,便望見瞭鏡子中的自己。

1個嬌艷的熟美婦人正俏生生的站在那裡,她的頭發盤在腦後,盤成瞭1個漂亮的發髻,幾縷發絲垂下到,風情萬種;胳膊遮著渾圓的雙峰,腰肢並不如1般跟齡女人的粗壯,反而顯得纖細;她的盆骨恰如其分的寬大,與纖細的腰成瞭鮮亮的對照,雙腿之間的誘人之地,惟獨幾根柔軟的絨毛,裸露著1片勾魂的粉紅色;圓潤的曲線向下延鋪,從大腿根部延伸出往的雙腿均勻的關攏,比例勻稱,偶爾的1次扭動,就露出1抹動人的春色。

她的身體是讓上天驚奇的傑作,也是她借以謀生的根本,而臉型則是她吸引男人的緣故。兩條纖細卻美麗的眉毛下面,是1雙清亮的、黑白分明的眸子,鼻子翹翹的、小小的,和小巧迷人的小嘴搭配在1起,洋溢瞭精巧的誘惑。圓潤的下巴露出1個小尖兒,讓她原本望著顯得有些圓的臉蛋顯得更加立體,加上微微嘟著、翹著的小嘴兒顯出的淘氣和柔情,男人們無法抗拒這樣的誘惑。

她沒有文化,高中全沒能念完;她也沒有野心,自從生瞭兒子,她的心氣兒就全傾註在他身上瞭。她幹過各種各樣的工作,直來在老吳的單位做錄進員與他相識,她才真正尋來1個能夠賺錢的工作。

她當時已經做好瞭靠身體賺錢的預備,而為瞭討好老吳這個給自己這個機會的男人,自己也舍棄瞭身體的最後界限,做瞭他的情人。隻要他想,任何時候任何地點,自己全會堅決果斷的脫掉衣服,躺在那裡,等著他的那話兒插進——或者跪在那裡,親吻他臭烘烘的那話兒。

但那畢竟是披著感情外衣的,她並沒有赤裸裸的出賣過自己,從到沒有如今天馬上發生的這樣,直接的出賣肉體。

她並不是覺得羞恥,早在她在鏡頭前脫下尋常的居傢服飾,穿上老吳預備的性感的、妖艷的抑或風騷的衣服,擺出淫蕩的、純潔的或者平靜的神情時,她就已經丟掉瞭羞恥感。

她隻是覺得,自己這樣做是不對的,而哪裡不對,她卻講不清晰。

「想不通就索性不想」,是卜春玲1貫的處世哲學,她輕輕的脫下白色的蕾絲內褲,放在衣服上,便跨入瞭浴缸……

她洗的很快,簡樸的沖洗瞭1下身體,抹上1些浴液,再沖洗1遍,便擦幹瞭身子出到瞭。

她沒往拿衣服,就赤著腳,光著身子,走瞭出到。嬌嫩的腳丫踩在柔軟的地毯上,她雙手抱著胸,不曉所措的站在那裡,望著床上躺著的隻穿著內褲的男人。

男人坐瞭過到,拉瞭她的手,讓她在自己身邊坐下,復輕輕的抱住她,講:「姐,你真美!」

她笑瞭,臉蛋紅彤彤的,開心的講:「美啥啊!全快4十瞭,老太太瞭!」

「謙虛!你這樣領出往,別人全得講你是我妹妹!」

男人講著恭維的話,聞得卜春玲心花怒放,初始的拘束漸漸的少瞭,她松開遮著雙乳的胳膊,漸漸的向他鋪露出自己已經微微挺起的玉乳。

「你的雙峰真性感!」

男人由衷的贊嘆著,伸出瞭手,問道:「我能……」

「廢話!」

卜春玲豪爽的笑著講:「不讓你觸我脫這麼幹凈幹啥!」

「呃!」

男人笑瞭笑,伸出手握住瞭她的雙峰,感慨道:「你的雙峰真的無法讓人相信你已經3十8歲瞭!」

「嗯……」

卜春玲低聲的呻吟瞭1聲,輕輕的嘆瞭口氣,男人的手很柔軟,不是那種常常幹活的粗人那種粗糙,觸得她很舒暢。

她反握住他的手腕,讓他多撫摩1會兒,跟時問道:「怎麼講?」

男人兩手向外轉圈揉著她的雙峰,中指和無名指的根部夾著她勃起的玉乳,弄得她1陣陣的呻吟,這才講道:「女人的雙峰假如太大,現在就會有些下垂瞭,假如太小瞭,就會影響男人的愛好。所以比較關理的大小就是和饅頭展裡的饅頭那樣,望著有明顯的輪廓,大小關適,高度適中。這樣的就算下垂,也是微微的,不但不影響美感,反而增添樂趣。」

「你懂的……可真……多……」

卜春玲被他揉的氣喘籲籲,她的手已經不由自主的伸來瞭他的內褲裡,握住瞭男人已經硬挺的那話兒,輕輕的擼動起到。

「望不出,你個子不高,本錢倒是不小!」

卜春玲風騷的笑著,大致比劃瞭1下男人的長度,約莫有個十78厘米,不算短瞭,加上手中傳到的粗細堅硬程度,她心中知道,這小夥子不是善茬。

她雙手伸來男人的背後,輕輕的抱瞭男人的腰,臉伏在男人的肩膀上,湊著他的耳朵低聲講著:「脫瞭吧,箍著怪難受的。」

男人配關她的動作站瞭起身,由她輕輕的為他脫下內褲,露出瞭硬硬的朝前指著的那話兒,撲撲楞楞的打在瞭卜春玲微微硬挺的玉乳上。

「挺有活力嘛!」

卜春玲嬌笑著,伸手扶住瞭男人的那話兒,小心的望瞭望,這才講:「怎麼稱喚啊?」

「姐你啼我小海就行。」

男人「嘶」瞭1下,原先卜春玲已經1口裹住瞭他的那話兒,純熟的舔舐瞭起到。

簡樸的舔瞭兩下,卜春玲親吻瞭1下馬眼,結束瞭短暫的口交,問道:「感覺怎麼樣,大姐的手藝不錯吧?」

小海挑瞭挑大拇指,答道:「正經不錯呢!走遍天南海北,姐你的技術獨1份的牛。」

「那是,咱這是『酒精考驗』出到的!」

卜春玲不由得1陣驕傲,吹噓瞭1下,復把男人的那話兒含在瞭嘴裡。

小海爽的1塌糊塗,尤其是婦人舌尖刮過陽物棱子的時候,1陣陣的酥麻讓他的站立全有瞭艱難。卜春玲見狀,體貼的按著他的腿,讓他躺來床上,自己則趴伏在他腿中間,繼承著口舌的服務。

小海愜意的摩挲著她的頭發感嘆道:「還得是熟女,曉寒曉暖的……嘶……喔!」

「啵」的1聲,卜春玲用力的唆瞭1口,把男人的陽物定在自己小小的下巴上,好奇的問:「啥是熟女?」

「熟女就是成熟的女人,1般特指過瞭3十歲甚至3十5歲的女人,在身體和心理上全很成熟的女人。」

「噢!」

卜春玲首先次接摸來這個詞兒,之前沒聞人提起過,她這才知道,自己是熟女,於是復好奇的問道:「那你為啥喜歡『熟女』呢?」

「我也不明白,就是感覺吧!我妻子比我小3歲,和她在1起的時候感覺總是不絕興,偶爾1次和1個跟事在1起玩得很開心,她的大屁股和眼角的皺紋很吸引我,從那以後就1發不可收拾瞭。」

卜春玲「哦」瞭1聲,再次把男人的陽物含入瞭嘴裡,細細的品咂起到。

小海像驟然想起到什麼事兒1樣地講道:「姐你掉過身子到!我還沒見過白虎的樣子,剛剛光顧著講話瞭,差點把這事兒忘瞭!」

「這……怪不好意思的……」

向來全很慷慨的卜春玲驟然扭捏起到,她猶豫瞭1會兒,最終還是順從瞭男人的意思,挪動瞭身子,成瞭六九的姿態。

小海盯著望瞭半天,這才感嘆的講道:「真好,幹幹悄悄的,就1點兒小絨毛!望著就讓人胃口不錯!」

卜春玲的臉1下子就紅瞭,她不好意思的講:「天生的,我1開始以為女人全不長呢,等上澡堂子才明白惟獨自己沒長……然後就聞人講白虎克夫……」

她斷斷續續的為男人口交,舌頭和紅唇不時擦過男人的冠狀溝,卻並未因此而感覺1絲的羞恥,卻因為自己下體上沒有如1般女人那樣的陰毛,而羞澀的滿臉通紅。

「那全是傳言,1點兒全信不得!」

小海拉瞭她的腿,讓她分的更開1些,便伸出瞭舌頭,輕輕的舔在她的陰蒂上。卜春玲快活的1陣哆嗦,1個年青的、結實的身體就在身邊,1根粗大的、堅硬的那話兒就在面前,1場高興的、刺激的性愛馬上發生,而自己不但會收成高興,還能收成金錢,她有些眩暈,這是真的麼?

她的身體本到就敏銳,不明白是被金錢刺激瞭,還是被眼前這根比老吳堅硬得多的那話兒刺激瞭,她感覺小妹妹內1陣陣的粘稠,1股淫水流瞭出到,浸濕瞭整個花房。

「姐你流水兒瞭!」

男人興奮的啼著,嘴裡刺激的更快,舌頭舔弄著她的小肉芽,牙齒還時不時的叼住她粉嫩的陰唇,手指在肛門附近往返滑動,弄得卜春玲1陣陣的哆嗦。

「小海……大姐想要……」

卜春玲轉過頭,乞求的望著男人的臉,手則依然不停的套弄著男人硬邦邦聳立的那話兒,雙眼迷離,小嘴俏皮的嘟著,嬌喘籲籲,神情騷媚之極。

小海雙手枕在頭後面,好整以暇的講道:「想要就自己坐上到吧!」

「壞蛋!」

轉過身到,卜春玲輕輕的拍瞭1下男人的胳膊,便左手扶著男人的胸口,左膝撐起身體,右腿微抬,右手把著男人的那話兒,瞄準瞭洞口,徐徐的坐瞭下往。

「喚~嘶!」

年青男人復長復粗的那話兒堅硬而火暖,和老吳那根4十多歲中年男人的那話兒迥然不跟,還沒都插入往,快感就已經很猛烈瞭,卜春玲樂得直哆嗦,她不敢1下子坐究竟,於是復輕輕的撐起身子,再徐徐落下,35次之後,才肯1下子都根吞進。

「呵!真得勁兒!還得是年青人!啊!啊!」

卜春玲慢慢習慣瞭男人的粗長,雙手扶著男人的胸口,臀部大起大落,每1下全爭取都根吞沒,任快感1波1波的從下體傳到,口中更是「啊」、「啊」的啼個不停。

小海開始的時候還枕著胳膊偽裝淡定,來後到完都頂不住瞭,陽物上傳到的快感1波比1波猛烈,婦人的小妹妹火暖滾燙復汁液澆漓,落下的時候外緊內松,撐起的時候復外松內緊,陽物就像是被1隻嬌嫩的嬰兒小手握住不斷的擠壓,而每來深處,好像還有1團軟肉將陽物纏裹住。

如潮的快感極度猛烈,再加上兩人那話兒結關處婦人那雪白幹凈的下體和1個白美艷婦主動求歡帶到的視覺沖擊,他眼望著就要精合失守瞭。

卜春玲也好不來哪裡往,這幾下沖刺,是她從到沒體味過的,就似乎1根堅硬的鐵棍不斷的擴鋪著她的小妹妹,不斷的沖刺著她的子宮頸,而那根她從未感受過的那話兒,好像愈到愈暖,越到越粗瞭!

「啊!」

男人先忍不住射瞭精,他死死的壓住卜春玲的雙腿,不讓她繼承套弄。巨大的陽物急劇充血,緊緊地頂在婦人柔軟的花心上,火暖的精液汩汩的灌進卜春玲幹癟的花房,灼暖的精液和如潮的快感刺激得她1陣陣的哆嗦。

「呀!」

她尖啼1聲,花房中噴出1股滑膩的液體,渾身抖個不停,頭高高的仰著,眼睛緊緊閉著,逗人的小嘴張成1個O 字,過瞭1會兒,這才軟軟的趴在男人的身上,1動不動瞭。

感覺來雙腿間濕漉漉的,被空調吹的有些涼,卜春玲才漸漸的恢又意識,她拉過被子,輕輕的蓋住屁股,這才講道:「好長時間沒這麼快活瞭……」

溫暖的口氣吹在男人的玉乳上,惹得他1陣酥麻,卜春玲淘氣的伸出舌頭,就近舔起玉乳到。男人撫摩著她的頭發,手伸入被子裡用力的打瞭1下她的屁股,講道:「姐你好浪!」

卜春玲抬起頭,混不在乎的講道:「那是!現在不浪啥時候浪?姐全快4十瞭,過幾年就老梆子沒人要瞭,不趁現在浪1浪,那不白活瞭呀!」

「那姐夫……」

卜春玲起身拿瞭床頭的濕巾擦拭身體,講道:「什麼姐夫不姐夫的,我離婚67年瞭!」

講著話,復擦瞭擦男人復微微勃起的那話兒,笑著講:「望你身條不咋地,這東西倒是挺兇的!還到不?」

小海笑著道:「固然瞭!攢瞭半個多月,就是為瞭出到的時候好有趣玩!我往洗1下,剛剛沒口爆,這歸得補上!」

卜春玲按住瞭男人的腿,握住瞭男人的那話兒,講道:「不用,擦1下就行瞭,姐不嫌臟。」

講完,低下頭往復輕輕含住男人已經勃起的那話兒,先細細的清理瞭1遍殘餘的體液,這才漸漸的吞吐起到。

小海感動地拉過她的腿,也要為她口交,卜春玲挪瞭挪身子,藏開瞭男人的手,1邊吻著男人的那話兒1邊講:「別,你的精全在裡面呢,你1舔我該夾不住瞭,流你1嘴可咋整?」

小海哈哈大笑,隻得伸手捏住瞭婦人親近自己身體的1個雙峰,刺激起她的玉乳到。卜春玲的玉乳很小,相比於小山包1樣的雙峰,惟獨櫻桃大小,不小心捏很輕易捏不住。他用拇指和吃指緊緊地捏住,輕輕的拉扯揉搓,弄得卜春玲1陣陣的呻吟。

沒1會兒,卜春玲就已經轉過頭,洋溢等待的望著男人,眼中的欲火已經燃燒起到,臉上春色盎然,小嘴兒微微翕動,肢體語言如此明顯,就差喊1聲「官人我要」瞭。

小海也不含糊,會心的坐起身,扯過美婦人的大屁股,狠狠的揉瞭1把,這才分開臀瓣,1下都根刺進。

卜春玲1開始全沒反應過到,她以為男人要把她按在床上肏呢,沒想來直接到瞭個後進式。等來那話兒幹瞭入到,快感沖入瞭腦海,她才翻過味兒到,原本歪著頭望男人的姿態,直接變成瞭天鵝1樣的引吭高歌,歪著脖子仰著頭的樣子,加上嘴中的呻吟,媚人至極。

小海的雙手緊緊地箍著她稍微有些豐腴的細腰,疾風驟雨1般的快速抽插,3淺1深和5淺1深兩種不跟的節奏交替入行,弄得卜春玲如荷花搖晃柳絮翻飛,不明白哪下是真哪下是假,隻能哪1次全用力去後迎湊,追求著更深層次的刺激。

兩人相識才不過幾十分鐘,這卻已經是第2次交合瞭,假如講首先次還隻是卜春玲1個人的單出頭,那現在則是2人真正的關作,在最初的幾次生澀配關之後,兩個人漸進佳境,配關越到越默契,性愛的節奏慢慢協調。

「喚!」

「啊!真深!」

來後到,男人索性偷懶,身體不動,靠著手的力量拉動婦人的身體前後行動,自己則左右搖撼那話兒,不斷的攪動婦人緊湊而火暖多汁的小妹妹。這樣1到,卜春玲的快感更強瞭,感覺小妹妹裡某個敏銳的地方時不時的被摩擦1下,快美非常。

為瞭追逐那份快感,她不住的向後套動,頻率越到越快,幅度也越到越大,感覺那種異樣的快感越到越強。卜春玲伸出1隻手拉住男人的胳膊,自己隨後調整姿態,讓男人堅硬的那話兒頂在那個地方不動,自己扭動蠻腰飛快的摩擦,沒多久,猛烈的高潮就爆發瞭!

「呀!」

卜春玲短促的啼瞭1聲,就癱軟在床上,臉埋在被子裡,渾身1陣紅1陣白,不住的抽搐,過到好1會兒才平息。

小海挺著堅硬的那話兒,愣愣的望著噴在自己身上的液體,目瞪口呆。他抹瞭1點放在嘴邊輕輕的聽瞭聽,笨笨的講:「這……這是潮吹?」

他傻拙的趴在美婦人身邊,望著她的顫動慢慢停息瞭,這才輕輕分開她的雙腿,望著依然粉嫩的下體,癡癡的道:「極品,真是極品!」

卜春玲這時已經緩過味兒到瞭,她渾身軟綿綿的,像被抽空瞭1樣,毫無力氣,卻復非常的滿足。她首先次有這種感覺,懶懶的,甚至不想動1動手指頭。

感覺來雙腿被人分開,她順勢躺平瞭身子,這才望來男人癡呆呆的神情,聞來男人講的話。

「你們見識分子就是壞水兒多,你整的姐快活死瞭。」

她把手指伸入男人的頭發裡,輕輕的梳理著,復道:「剛剛真舒暢,從到沒這麼舒暢過。」

「姐,你剛……剛剛潮吹瞭!」

卜春玲不解的問:「啥是潮吹?」

「這是女人的1種生理現象,很罕見的,我也是首先次見來!姐你太棒瞭!」

「噢,我還真不明白,反正就是覺得挺得勁兒,似乎全昏過往瞭。」

「姐我給你拍個照片行不?我首先次望見女人潮吹,我想留個紀念。」

卜春玲猶豫瞭1下,還是允許瞭,她對這個讓自己『潮吹』的男人洋溢瞭好感,她無法拒盡他的要求。

小海完都忘瞭自己沒有發泄的欲看,很快就翻出瞭手機,拍瞭好幾張美婦人淫靡的照片,復順勢拍瞭幾張卜春玲的面部特寫,還有她爬過到為他口交的樣子也記錄瞭下到。

隨後,卜春玲細細的為小海口交,使出瞭都身解數,終於哄出瞭他第2波精液。

小海用手扶著那話兒,在美婦人的櫻桃小口裡爆發之前拔瞭出到,直接射在瞭她嬌小的臉蛋上,弄得她頭發、眉毛上面全是,最後減弱瞭的射精威力的那1股,才射入瞭她因為驚異而微微張開的小嘴裡。

因為力道減弱,最後的1點兒並沒有射得很深,全留在瞭牙齒邊上。卜春玲嗔怪的望瞭男人1眼,拿過紙巾就要擦拭,卻見男人拿手機復要拍,連忙捂住臉道:「不許照!醜死瞭!」

小海還是按瞭幾張,這才笑道:「姐,這可是顏射呢!」

「啥是顏射?」

「顏射就是射在臉上。」

「你們讀書人就是壞水兒多!」

卜春玲擦瞭臉,頭發上的精液已經擦不掉瞭,就要往洗澡,小海見狀,便建議兩個人共浴。

卜春玲也不忌諱,慷慨的允許瞭。在浴室裡,兩個人簡樸的沖洗瞭1下,卜春玲便要小海出往,自己要洗頭發,小海卻堅持要留下幫忙……

等兩個人從浴室出到時,已經是關為1體瞭,卜春玲雙手摟著小海的脖子,雙腿勾在男人的腰間;小海則用胳膊勾著美婦人的腿彎,靠著腰部的力量往返聳動,肏幹著美婦人嬌嫩而復淫蕩的白虎屄。

兩個人開始的時候很是認真的洗頭發,可當卜春玲低下頭往讓小海給她沖泡沫時,男人的那話兒在她眼前不安分的晃瞭晃,她就按捺不住,伸手握住瞭,復含在瞭嘴裡。

小海拿著蓮蓬頭順著頭發給她沖泡沫,她則喊著他的那話兒往返吞吐,不1會兒就把那根年青而復雄壯的兇器弄得神威凜凜瞭。

小海也不客氣,望泡沫沖幹凈瞭,拉過到就直接插進瞭,這1會兒功夫,卜春玲的小妹妹裡復淫液橫流瞭,插進毫不費力。

講瞭句「好極品的玉門」,男人就悶著頭肏幹,弄瞭1會兒復換瞭個姿態,頂在墻上從正面肏瞭45分鐘,這才讓美婦人摟著自己脖子,玩起瞭「掛嬌娥」。

這種新鮮的交合方式是卜春玲不曾經歷過得,她身體的中央落在瞭男人的那話兒上,隨著男人的走動,那話兒不斷的摩擦著她敏銳的小妹妹,快感很猛烈。

出瞭臥室,卜春玲原本以為要往床上,沒想來男人直接來瞭門前,隔著門,就是賓館的走廊,雖然隔音不錯,但經過的人聲還是聞得清晰。

小海把卜春玲頂在門上,放下瞭她的1隻腿支撐身體,勾著她的另1隻腿強烈的肏幹,閑出到的1隻手1會兒揉捏雙峰1會兒刺激陰蒂,弄得她快感連連。

興許是與走廊1門之隔讓她變得更加敏銳,興許是之前累積的快感太猛烈,卜春玲把嘴壓在男人的肩膀上壓抑著自己的呻吟,而高潮前被壓抑的浪啼變成的悶哼聲1樣具有穿透力。

「你聞沒聞見什麼聲兒?」

「沒有啊!等等,似乎是有人嗚嗚的聲音……不會是有……做……吧?」

聲音隨著腳步聲的遙往慢慢消逝,門裡的兩個人卻被刺激的興奮之極。

「唔唔唔……啊!啊!啊!」

壓抑瞭許久的啼聲1下子綻放,卜春玲高聲的啼瞭起到,高潮到得很猛,那種復怕復刺激的感覺讓她的身體無比的敏銳,迷亂的環境讓她復1次的高潮瞭……

向來來下午4點,兩個人全蠻纏在1起,男人射瞭4次,卜春玲高潮瞭至少6次,來卜春玲臨走的時候,兩個人已經有些戀戀不舍瞭。

「姐真舍不得你呢!」

卜春玲剛穿好內衣,就復被小海拉來瞭床上,復親密瞭1會兒,但男人實在是透支瞭極限,兩個人也無力再戰,隻能坐著講1會兒情話。

「反正還早,姐再陪你1會兒吧!」

卜春玲幹脆不往穿衣服,望望表,和老吳約得是晚上6點半,還有兩個半小時的時間,應該到得及。

「那太好瞭!姐我啼點食的,咱們邊食邊聊吧!也差不多來飯時瞭!」

卜春玲也餓瞭,兩個人這1番盤腸大戰,確實耗費不少。

不1會兒,小海點的菜送瞭上到,兩個人便坐在床頭,卿卿我我的食起瞭情侶餐。

小海飲瞭口紅酒,問道:「姐,你怎麼離婚瞭呢?」

卜春玲笑道:「問這個幹啥?你要娶我啊?」

隨即望來男人為難的樣子,她「哈哈」1笑,復道:「熊樣!你以為我真稀得嫁給你啊!我兒子全十7瞭,我要嫁也不能嫁你這麼嫩的男人啊!」

「姐你兒子全那麼大瞭?」

「嗯,對瞭,我同你講,我姓卜,啼卜春玲,熟悉這麼久全沒告訴你我大名呢!」

卜春玲介紹完自己,復道:「我高中學習不好,沒念完就輟學歸傢瞭。十9歲就結婚瞭,接瞭父親的班兒。兒子他爸是廠子裡的工人,誠實巴交的沒啥能髓兒,1開始的時候日子過得還行,可來後到廠子效益不好,我們兩口子就全下崗瞭。

「那時候望著別人賺錢賺得多,我就眼紅,出往南方打工。那時候熟悉瞭1個老板,1門心思同他,哪成想那個老板也是個遭殃鬼,沒幾年就破產瞭,人全不明白死在哪裡瞭,我也斷瞭念想,這才歸瞭東北。

「原先在廠子裡望不出到,現在沒工作瞭才發覺,傢裡這個男人窩囊吧唧的,啥事兒全不出頭,全得讓我這個老娘兒們辦,兒子開傢長會得我往,幹活的工錢要不歸到也得我往,我1氣之下,就和他離瞭。」

卜春玲復食瞭口菜,這才復繼承講道:「離婚之後,為瞭供兒子讀書,我啥活全幹過,移木頭,糊紙盒,當保姆,來最後學打字給別人當錄進員,這才熟悉瞭老吳,他偷觸組織些人拍色情圖片,賣給海內有這方面的需求的人,我這才算有瞭份安逸的生計,不用出苦力瞭。」

小海點點頭,附和的講:「1個女人拉扯個孩子是挺不易的。」

「是啊,我就想自己沒文化,兒子無論如何全要讓他學瞭見識,長本事,不能像我這樣兩眼1抹黑,啥全不明白啥全不懂——要是他將到能有你現在這樣1半的出息,我就沒白辛勞這些年,唉!」

卜春玲搖搖頭,嘆瞭口氣,復講道:「不是為瞭兒子,哪個女人能來幹這種事兒啊?講好聞瞭啼兼職,講不好聞瞭,那啼半掩門,那啼婊子!我也是思索著這幾年自己的身子被很多男人免費玩兒瞭,也不是什麼金貴的物件兒,趁著還有人要,能賺點兒就賺點兒!」

小海望她心情低落,就想瞭個話題,問道:「卜姐你們拍照片全是單人的嗎?」

「不是,也有男模特,或者兩個女的在1起。」

小海好奇的問:「還有別的女的?」

「有啊,現在有兩個同我1起,1個啼晶晶,1個啼樂樂。樂樂還在上學,2十歲出頭,長的1般,身材可是挺好,那小腰小屁股,嘖嘖!晶晶長的挺美的,身材也還行,就是年齡大瞭點兒,皮膚也不太好。這倆你要有愛好,我可以幫你介紹,我想你這個價錢,她們斷定不會拒盡。」

「這個以後再講,有卜姐瞭,我對她們倒是真沒啥愛好。對瞭,你剛剛講有男模,那你們拍照片的時候交合嗎?」

卜春玲笑瞭笑,講道:「做是不做的,而且拍照的時候男模不能勃起,還要處理,不然就是黃色瞭——其實就是打個擦邊球。」

「那你和男模有沒有過……」

「就有1次,有個大學生,和我在1起拍照的時候總是很興奮,狀態很差,在更衣室裡,我就幫他口交瞭1會兒,弄射瞭……當時因為沒……沒有紙,我就吞下往瞭……」

講著話,卜春玲的臉1紅,這個細節被小海捕獲在眼裡,他好奇的問道:「卜姐你還為這事兒靦腆啊?」

「啊……當時……當時我望來那個男孩,就……就想來瞭我兒子,所以……所以我也……」

「卜姐,你和你兒子……」

卜春玲連忙否認道:「別瞎講!就講你1肚子壞水瞭!就是……就是好幾年前,兒子包皮發炎,來醫院望瞭,做瞭手術,在傢的時候我幫他換藥,換著……

換著,他那裡就硬瞭,我當時……就不由自主的握住瞭他,他疼得厲害,這才沒……沒做下錯事。」

小海沒想來亂倫近在眼前,他有些興奮的問道:「那後到呢?」

「後到兒子有幾次要同我1起眠,我沒答應,漸漸的就好瞭。」

卜春玲頓瞭頓,復道:「我明白他心裡啥意思,男孩子嘛,對女人好奇。當時也怪我,給他上藥的時候還當他是個孩子,就穿瞭1件吊帶眠衣……那時候才發覺,他已經不是原來的小男孩瞭……」

卜春玲的臉復紅瞭,有些講不下往,小海就問道:「他那話兒也不小吧?」

「瞎講什麼吶?」

卜春玲擰瞭男人1把,這才不好意思地講:「那時候他才十3歲,望著就同你現在差不多瞭,今年全十7瞭,預計……預計不小吧……」

「那……那你們後到?」

「我兒子向來全怕我,從小全是,怕我不怕他爸,我1瞪眼他就誠實瞭。那1次換藥之後,我就註重瞭,衣服穿得多,也不讓他碰我,換完藥就趕快藏來自己房間裡……」

卜春玲松瞭口氣,最後道:「等他好瞭,我罵瞭他幾次,他就不敢再纏著我瞭。」

好像講出瞭1件很繁重的事兒1般,卜春玲感覺很輕松,不明白為什麼,她對這個生疏的男人很有好感,和他的傾訴讓自己很舒暢。她很古怪,這種見不得人的事兒自己全講得出到……

兩人復膩歪瞭1會兒,卜春玲不得不走瞭,這才相互約定:假如小海再到哈市出差,就再尋卜春玲,兩人再續前緣……

卜春玲走出酒店大堂,冰城夜色漸濃,她夾瞭夾手包,裡面的1千塊錢安然的放在那裡,而雙腿間微微發腫的陰唇則在內褲裡輕輕律動,那份久違的滿足和快感,讓她有瞭更多的指望。

興許,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







相关推荐

RSSSitemap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20

中文字幕无码手机在线看片_中文字字幕乱码在线电影_一区二区三区免费视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