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夫與綠奴的故事

来源:www.easylifezen.com   发布时间:2020-07-21 07:19:17   浏览次数:9246





首先節 發覺老婆有外遇
  周日上午,兩口子在李瑞的父母傢,老婆不停地做傢務,很努力很細致,讓
李瑞有點納悶,也不明白老婆發什麼神經,最近1個月簡直有點太勤快瞭。即使
在自己傢,老婆也是把傢收拾的幹凈利索,似乎有使不完的勁。
  先介紹1下這個傢庭的基本情況:李瑞今年32歲,老婆30歲,兩人的孩
子3歲多。平時兩口子在自己的房子裡住,就是每個周6、周日來父母傢,孩子
有老人帶著,所以孩子也不纏兩口子。如今全是1個孩子,4個老人全奪著望孩
子,兩口子也落得清閑。
  這天孩子被爺爺奶奶帶著出往玩瞭,十點多的時候,打電話歸到告訴李瑞,
要與孩子在外面食飯,中午不歸到瞭。李瑞和老婆1討論,既然這樣,就告訴父
母歸自己傢瞭。
  十幾分鐘後,兩口子步行來傢,老婆來自己房間上網,李瑞躺在沙發上望瞭
1會電視。快來十2點的時候,李瑞給老婆講有點餓瞭。老婆離開電腦桌,來廚
房做飯,李瑞繼承望電視,節目有點無趣,李瑞站起到,在房間隨意走動,有些
事情,就是有點巧關,不相信全不行。
  這是兩室1廳的戶型,大臥室是兩口子平時眠覺的地方,是1個兩米乘兩米
的大床;小臥室也安放瞭1張稍微小的床,也有1米5寬兩米長。傢裡在過節到
人的時候住的,但是有時候李瑞自己上網晚瞭也在小臥室眠覺,主要是幸免打攪
老婆。傢裡有1個臺式電腦,放在大臥室,平時李瑞從到不上老婆的臺式電腦,
有自己的筆記本電腦。
  李瑞在室內走動的時候,無意之中,聞來老婆電腦好像有點響聲,大概是閑
的無聊,李瑞走瞭過往,望來老婆電腦屏幕上的QQ消息框在閃耀。不明白為什
麼,驟然很好奇,望來老婆在廚房忙乎,就點開瞭消息框。望來裡面的內容後,
讓李瑞立馬笨瞭,震動不已。原先老婆在外面偷情!消息框裡有人發到和老婆在
床上拍的關影,望樣子的是在賓館用手機拍的。
  李瑞霎時感來連喚吸全艱難,長出1口氣,竭力屏住喚吸,繼承翻著,原先
是老婆出軌瞭,早就在外面和情人約會瞭。望瞭56頁記錄,實在是沖擊力太大
瞭。李瑞合閉瞭消息框,坐在床上,實在是無法平息自己的情緒,但是1時之間
也沒有瞭什麼主見。在床邊坐瞭幾分鐘,努力地靜瞭靜心,還是覺得心裡太堵,
必須來外面喚吸1下空氣。
  恰好此時有手機聲響起,李瑞到來客廳的沙發同前,拿起手機接瞭1下,是
單位跟事打到的。李瑞從事礦泉水的推銷,天天的信息量很大的。通話的時候,
老婆也從廚房出到,李瑞掛斷手機,老婆問:「什麼事?」
  李瑞借口單位有急事需要往處理1下,老婆講食:「完飯再往吧!」
  李瑞掩飾著自己的慌亂,講:「就不食瞭,先往辦事。」
  離開傢門,李瑞沿大街漫無目的走動,不明白自己要往哪裡。走累瞭,就在
街心公園坐瞭下到。漸漸梳理自己慌亂的頭緒。他不明白問題出在哪裡,老婆最
近兩個月確實很異常,這段時間裡做傢務很勤快,對父母很體貼,原先是在外面
有瞭情人。但是有些事情,李瑞也講不出口,有點難以啟齒。
  自從有瞭孩子,自己在床上那方面現在確實差1些,1個月也就兩3次,滿
足不瞭老婆,望來老婆每次那種難受的樣子,李瑞雖然有些自責,可總是認為老
夫老妻瞭,也沒有放在心上。難道老婆受不瞭?細細想想,也沒有發覺明顯的那
種舉動。現在怎麼辦?
  離婚嗎?要離婚?這個念頭在腦子裡隻是忽閃瞭1下,李瑞自己也覺得不可
行。
  問題出在哪裡?並不是以前自己那方面就不行。剛結婚的時候,幾乎天天晚
上全要幹那事,隻是有瞭孩子之後,加上職場的壓力很大,那方面越到越淡。老
婆身高1米62,長相1般,體重1百2十斤,比較瘦,屁股大。老婆在1傢公
司做辦公室文員工作,平時很穩重的感覺。
  對離婚李瑞還是有恐怖癥,因為自己才1米65,體重是1百3十6,屬於
那種豆芽型的。起初尋對象,就是因為工作單位1般,身材矮小,費瞭好大勁才
娶來老婆的。
  李瑞在漸漸的考慮這些,他不想再讓父母親操心,必須保障這個傢庭完整。
  現實裡離婚是很又雜很漫長的事情,不僅僅傢庭解體,孩子怎麼辦?雙方父
母也無法接受這種打擊,1般傢庭是經不起這種折騰的。李瑞也知道,出軌這種
事情,1旦木已成船,就像吸毒1樣,欲罷不能瞭。種種方案,最實際的,也就
是實在不行,既然老婆偷情,就讓她玩往吧!睜1隻眼閉1隻眼,自己就當做不
明白。
  但是復想來,剛剛老婆的談天記錄裡講,開房的時候,老婆也拿錢的。李瑞
的腦子裡,總覺得開房應該是男人出錢,但是望記錄好像是老婆自願拿出1百元
的,那男人不讓,老婆翻臉瞭,那男人嘻嘻哈哈笑納瞭。
  傍晚的時候,李瑞身心疲勞地歸來傢裡,老婆依舊沒有察覺。李瑞也絕量不
表現出到,食過晚飯,和老婆1起望電視。快十點的時候,兩人上床眠覺,李瑞
不明白為什麼,驟然覺得老婆像1個外人,心裡有點發酸。被另外1個男人壓在
床上幹瞭,李瑞心裡很不舒暢。
  其實,這個世界裡的女人是最敏銳的,老婆也覺得老公好像情緒不對頭,反
又噓冷問熱。李瑞再也憋不住瞭,最終還是沒有忍住,就把望來談天記錄的事情
講瞭。老婆聞瞭半天不曉聲,過瞭1會忽然哭瞭,述講自己的不對。李瑞繃瞭1
會臉,5味雜陳,望老婆那樣心也軟瞭,終究覺得有點虧欠老婆。拍拍老婆的肩
膀,摟著老婆講:「全是現代社會瞭,我沒有那麼保守,別傷心瞭,是我那方面
不行。」
  兩口子自從結婚以到,感情應該講還是不錯的,沒有吵吵鬧鬧,日子過的很
平靜,老婆也不是那種風騷的,比較本分。有瞭孩子,老夫老妻的生活顯然是平
淡的,難道老婆特殊需要那方面的慰藉嗎?李瑞雖然不舒暢、心裡氣憤,面對現
實世界,覺得生活還是有1定壓力的,兩口子全疲於跑波在職場中,就是為瞭1
個幸福的將到。
  兩人的工資除瞭償還房貸、孩子上幼兒園、以及尋常的人情去到,經濟上還
是比較緊的。忙忙碌碌的生活裡很少顧及性需要。
  第2天早上起到,老婆做好飯上班往瞭。大概是怕面對面的難堪,沒有與李
瑞打招喚。老婆的單位離傢1個半小時的路程,天天要6點半之前出門。李瑞是
推銷礦泉水的,最忙的時間是中午和旁晚,早上1般8點半離傢,而且單位離傢
就兩站路,步行十分鐘。
               (待續)
           第2節 :老婆的情人到傢
  李瑞1整天全是在恍惚中度過的,心裡好像感來特殊的無助、很是壓抑,很
矛盾。作為普遍老百姓,其實現實是很殘忍的,無論是自己的這個傢庭還是雙方
的父母全是經不起折騰的,離婚這種事情在現實世界裡難度是非常大的,涉及方
方面面,這條路不來萬不得已是不可能走的。
  起初尋對象,見瞭不可計數的妹子,大多數全嫌棄李瑞個頭矮小,(惟獨1
米65)尋對象的時間很長,也艱難,所以對好不輕易組建的傢庭是很望重的。
怎麼辦?李瑞沒有主意,但是總的解決這個事情的,有什麼好方法呢?
  這1天,好像比過1年還要漫長。工作上的忙碌好像可以臨時的麻痹自己,
可以忘記這種不痛快。可是1天很快過往,還是要面對現實的。下班後,李瑞歸
來傢,發覺老婆已經做好飯,望到是提前歸到的,平時老婆到傢全在6點半左右
的。她5點下班,路程1個半小時。李瑞入屋後沒有講話,也不明白該講什麼?
  老婆好像也有點緊張,輕聲地講瞭聲:「你歸到瞭,食飯吧!」李瑞脫瞭外
衣,坐在餐桌上開始食飯,老婆見狀也是默默無語地食,李瑞明白她1定也很無
奈,那方面想舍棄復舍不得那種激情。餐桌上的氣氛有點壓抑。食完後,李瑞在
沙發上望電視,老婆往洗刷碗筷。
  想瞭想,包括昨天在大街上的考慮,李瑞覺得要弄清晰那個男人的人品怎麼
樣?第一考慮的應該是傢庭的風險,萬1碰到1個無賴之徒那就麻煩瞭,這個傢
庭也就面臨解散的危機。
  上床眠覺的時候,李瑞摟著老婆,老婆再次道歉和流淚。李瑞想瞭想還是對
老婆講:「那方面我差1點,工作也辛勞,你要喜歡就靜靜玩吧!我不介意。」
  老婆沒有講話,李瑞繼承講:「別再拿錢開房,在咱們傢也行呀!也比在外
面安都的。」講完後,李瑞全不明白自己為什麼這樣講的。老婆還是沒有講話,
不明白老婆心裡咋想的,老婆可能被李瑞這個大膽的建議嚇壞瞭。過瞭1會,李
瑞覺得還是應該向老婆瞭解1下這個男人的情況,千萬別被人騙瞭。就用手搖瞭
搖老婆的肩膀,仔細翼翼地問道:「那男人你瞭解嗎?別讓他騙瞭。」
  老婆緩瞭口氣,告訴李瑞,那男人名啼宋國新,孩子全1歲多瞭,今年也是
3十2,是個外地司機,人很穩重,每周來我們這裡的1傢公司送貨2來3次。
李瑞復問:「他人品咋樣?咋熟悉的呢?長相兇惡嗎?」
  老婆斷斷續續講瞭1些,大意是在業務上熟悉的。
  老婆單位專門批發經營各種管道管材的,那人常常到入貨,兩人就認識瞭。
李瑞聞完後,還覺得靠點譜,畢竟不是在網上瞎尋的。至於長相,老婆講挺不錯
的。
  問李瑞望不望照片?其實李瑞在談天記錄裡望過那張關影,但是總覺得應該
再瞭解深1點。老婆挺會察言觀色的,可能是急於給老公證實那男人不是地痞式
的人物,也忘記瞭剛剛那張緊張情緒,麻利地下床開瞭電腦,讓李瑞望瞭很多照
片,望到兩人是交去時間夠長的瞭。
  誠實講,那男人是比較順眼的,非常苗條,身材高大,老婆講是1米86,
長相還可以。合瞭電腦,李瑞沒有講什麼,就講眠吧!
  當晚就摟著老婆眠的,似乎怕別人奪走老婆似的。李瑞自己也覺得很古怪,
原來的那種敵意好像小瞭1點。
  後到延續兩天,兩口子還是在比較壓抑的氣氛裡過的,李瑞也陸續瞭解瞭更
多的合於那男人的事情。周4的晚上,李瑞幹瞭老婆1炮,玩的時候,李瑞心裡
感來有點怪,他驟然想象那男人在插進老婆的樣子。心中洋溢1種生氣,狠狠地
幹著。
  射完之後,老婆兩腿緊緊夾住李瑞的腰,自然沒有絕興。往衛生間沖洗後歸
來床上,李瑞驟然問老婆那男人能夠做多長時間?老婆不講話,可能是不好意思
吧!李瑞驟然想明白老婆和那男人怎麼玩的,問瞭許多。
  老婆支支吾吾小聲講:「別問瞭,那種感覺講不出到。他到瞭你不就明白瞭
嗎?」
  李瑞講:「哪天見見面吧!」
  老婆才告訴李瑞,那男人這個星期135全到入貨。李瑞也不明白處於1種
什麼心態,大度地講:「那就明天晚上到吧!」講完後,心在顫抖。
  現實裡綠帽子全是偷偷觸觸的,老公允許情夫到傢這種情況,更多的是1種
無奈,1種迫於現實的無奈。老婆既然喜歡這方面,而自己也差1點,當離婚成
為不可能的時候,放手也許是1種挑選。起碼,老婆不用偷偷觸觸給那男人貼補
瞭,而且老婆包攬瞭傢裡所有傢務。
  李瑞興許沒有料來的是,正是由於自己的這種妥協,把自己最終推向綠奴的
境界,這是後話。
  周5白天很快就過往瞭,其實李瑞是在緊張中度過的。當1個生疏的男人介
進這個傢庭的時候,心裡是7上8下。晚上歸來傢裡,發覺老婆復提前歸到,已
經做好飯。李瑞也沒有問為什麼。
  食完飯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望電視,老婆往衛生間洗浴,磨磨蹭蹭好半天。兩
人全明白今晚來要發生1件重要的事情。氣氛很怪異、緊張。沖洗完,老婆披著
寬松的白色浴袍坐在沙發上,兩人不再講話,默默地望著電視。
  8點半的時候,有人敲門瞭,老婆起身開瞭門,1個身材高大的男人走瞭入
到,老婆尋出挈鞋,那男人換瞭鞋,李瑞也趕快站瞭起到。老婆講道:「這是我
老公。」
  那男人點點頭,沒有講話。老婆復指著那男人對李瑞講:「這是國新。」李
瑞表情緊張點點頭,算是打招喚。隨後復指瞭指沙發,意思是讓座。那男人在沙
發上坐下,眼神望著李瑞,李瑞在沙發的另外1端坐下,老婆做中間。
  首先印象,那男人有股銳氣,比較順眼,長相不錯,是那種可接受的類型,
身材苗條而且高大,李瑞感覺比自己高1個頭。其實1米86的個頭比1米65
確實高許多,講實話,李瑞心裡還是有點懼怕,氣氛很尷尬。
  還是那男人先開口:「房間很幹凈啊!」
  老婆即將接上:「是嗎?呵呵,你首先次到,先望望吧!」
  那男人站瞭起到,4處望瞭望,復坐歸沙發,對老婆講:「你先入往吧!我
和你老公講兩句話。」
  老婆望瞭李瑞1眼,走入臥室。
  那男人重新坐下,望著李瑞,嘴角露出1絲微笑:「我倆的事情,她給你講
瞭吧!」
  李瑞拘束地望著地板:「嗯……她講瞭,我明白1些……」
  那男人頓瞭頓,翹起2郎腿,審視著李瑞:「有啥要講的嗎?」
  李瑞感來非常不顯然,長期從事推銷工作,養成的職業習慣就是唯唯諾諾,
非常的仔細翼翼。望來那男人的眼光,趕快歸避瞭,在氣概上那男人明顯有點強
勢,李瑞很緊張,聲音有點顫抖地講:「我……嗯……我……那方面我差1點,
我是允許你們到傢的,但不指望咱們之間發生經濟去到,就這些。」
  那男人:「沒事,經濟上咱們不拉扯。還有嗎?」
  李瑞:「沒有瞭。」
  那男人嘿嘿兩聲:「在你傢玩,你沒意見?」
  李瑞驟然發現臉剎那紅瞭,客廳沒有開大燈,總算能掩飾1些神情變化,每
個人在面對突發事情的時候全是沒有主見,1個弱勢男人在1個強勢男人同前,
更是1種焦慮和無助:「沒有……沒啥意見,還有就是……別讓……別讓別人曉
道。」
  那男人直視著李瑞,徐徐講道:「沒問題。」
  此後,兩人全不講話,老婆也沒有出到,惟獨電視機的聲音。那男人坐在沙
發上,翹著腿,在望電視。李瑞預計他是在適應這裡的環境,心思根本不在電視
上。
  李瑞用眼光在偷偷掃視他,望來他的腳很大,腳上穿純黑的矮腰襪子,(舟
襪)比自己的腳大多瞭,越望心裡越發緊張。過瞭幾分鐘,那男人起身,兩手叉
腰,審視著電視,然後歸過身,對李瑞講道:「我入往瞭,呵呵。」
  李瑞講瞭1句:「嗯。」
  那男人似乎也不顯然,長長喚出1口氣,沒有講話,走向臥室,隨後合門。
李瑞努力地定定神,絕可能地自我平靜瞭1下心情,斜躺在沙發上。跟時把電視
機音量放來最低。不1會,就聞來臥室傳到的呻吟聲。
  幹上瞭!李瑞緊張的立刻復坐起,心裡很是怪異,感覺頭有點發暈,這種事
情終於發生瞭,現在就在自己的床上,老婆被那男人在幹,那種感覺簡直講不出
到,有點委屈,有點無奈、有點恐怖,反正是6神無主。但是自己的那個1點也
不硬,並沒有因為遭受羞辱而激蕩。在1定程度上,李瑞的心情向來處於生氣狀
態。
  為什麼不藏出往?李瑞原來也考慮過這個問題,想與那男人見個面、打個招
喚之後自己溜出往,免得尷尬。但是後到想來1個現實的問題,李瑞這套房子,
雙方父母全有鑰匙,萬1到傢怎麼辦?自己在傢還好講。1般老人到這裡次數很
少,即使到,也是提前電話聯系的。雖然這種可能性非常低,還是就怕萬1。所
以李瑞還是決定留下,防止1切風險的浮現。
  大臥室裡面的傳到的動靜越到越大,老婆的呻吟聲和那男人的粗氣混關著頻
頻襲到。李瑞的心在顫抖,此時此刻感覺喚吸全很緊張。大概過瞭2十分鐘的樣
子,隨著那男人1聲低吼,大臥室肅靜下到。
  復過瞭十幾分鐘,大臥室門開瞭,那男人走出臥室,李瑞忙站起到,那男人
隻是沖他點點頭,沒有講話,換瞭鞋出門。李瑞立刻走入臥室,老婆還正在清理
床單,臉紅紅的,好在臥室裡隻是微弱的臺燈。李瑞拍瞭拍老婆的肩膀:「沒事
吧?」
  老婆沒有講話,隻是不好意思地抱著李瑞,李瑞講道:「往洗洗吧!」
  李瑞上床,老婆1會洗浴歸到,老婆也從激情的狀態歸回平靜,李瑞沒有講
話,隻是摟著老婆,還是老婆有點歉疚對講:「你不在意吧?」李瑞不明白如何
歸答,拍拍老婆的肩膀講:「沒事,你們也放開點,想開瞭也沒有啥。」李瑞問
玩的怎麼這麼快,老婆講那男人也有點不習慣,可能是首先次來1個生疏的環境
吧!
  很多男人在女人面前,很多時候全是表現的很慷慨、滿不在乎,其實心裡卻
是嚴峻受傷,不過不善於表達出到而已。李瑞也是如此,剛剛自己向來在1種氣
憤的情緒裡過到,如今強裝冷靜,連自己心裡全感來古怪。這可能就是帶著面具
生活,隱蔽瞭自己的那種不安。
  大概老婆也累瞭,不1會就眠瞭。李瑞翻到覆往,卻是久久難以進眠,驟然
覺得老婆離自己老遙瞭,被那男人幹瞭,心裡總覺得有點別扭,不舒暢。但是所
有這些也是很無奈的挑選。怕與老婆離婚,怕傢庭產生劇變,復怕在外面玩的話
老婆再從傢拿錢。
  那男人高大的身材和走路的姿態給他很深的印象,那是1種力量的象征,李
瑞心裡還是有點小小的懼怕,這也許就是弱者在強者面前處於1種不安的心態。
那男人在沙發上盤著2郎腿的時候,自然不在乎李瑞這個老公的存在。
  唯1讓李瑞感來欣慰的是,那男人長得還順眼,似乎膚色比較白,不是那種
讓人感覺不對路的人。
  這篇文章斷斷續續寫瞭好長時間,是在發泄1種壓抑、1種無助的感覺。之
後的情節就不寫瞭。其實綠奴全是半個跟志,後面就是成為綠奴的經過。再後到
李瑞開始戀足,為那男人提供口活,但是沒有從後面幹過,作為1個男人是不會
接受那種跟志的動作……







相关推荐

RSSSitemap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20

中文字幕无码手机在线看片_中文字字幕乱码在线电影_一区二区三区免费视频

//